[設為首頁]
中國-廣州·教育導航
  主頁 | 教育資訊 | 推薦課程 | 公開課 | 考試 | 資格認證 | 外語 | 碩士考研 | 自考成考 | IT培訓 | 金融財會 | 名校 | 學習資料
  導航:首頁 - 3歲女童被關幼兒園校車8小時中暑死亡 教委稱無責任

3歲女童被關幼兒園校車8小時中暑死亡 教委稱無責任
作者:不詳 來源:網上收集 更新日期:2011-8-13

  一個三歲女孩被關在一家幼兒園的接送車輛中長達8個小時后死亡,該幼兒園曾經多次轉手管理紊亂,涉嫌的責任教師還是一名師范在校生。而當地教委對家屬說,“我們沒有責任”。

  “媽媽再見。”3歲女孩朱顏一連說了兩遍,向母親陳慶紅告別。

  陳慶紅目送她走上一輛7人座的面包車,站到了幼兒教師汪培培身邊,手上還捧著一杯未喝完的豆漿。

  朱顏的身邊已經擠了10多個孩子,都在安慶市育才雙語幼兒園讀暑期班。幼兒園“老板”楊臨叁此時正坐在駕駛座上,兼任司機。

  一個月以來,陳慶紅已經習慣了幾乎每個家長都會經歷的接送流程——每天早上7點45分和傍晚5點05分,校車都會停在她位于安慶市宜秀區蘇崗社區的家門口,車上除了兼任司機的“老板”,會有一名幼兒教師照顧所有孩子,并負責打勾簽到。

  雖然朱顏因為超載時常坐不到座位,但陳慶紅并未對校車的安全產生過顧慮。

  8月2日早上,朱顏穿著姑媽買的襯衣和牛仔短褲,在媽媽的目送下上了車。放學時間,校車如期停在了朱顏家門口,但是她的奶奶沒有等到朱顏下車。“孩子出事了,在醫院。”老人還沒回過神來,車門一關飛馳而去。

  8小時空白

  8月2日早上8點,這輛7人座的面包車一共載了16個孩子,返回幼兒園。

  育才幼兒園的兩層教學樓都貼了白瓷磚,在蘇崗村一大片水泥平房中顯得鶴立雞群。園內另有六間教室,據說都裝有空調,小院落里有兩座滑梯,一座呈品字形,一座成L形。

  外觀和硬件條件是陳慶紅選擇這個幼兒園的原因之一。她還聽說這所幼兒園“證照齊全,比較正規”。

  今年4月下旬,朱顏隨爸媽和奶奶搬回蘇崗村的老屋。春季學期結束后,陳慶紅為她重新選擇了離家只有五六分鐘車程的育才幼兒園。7月1日,朱顏入讀暑假班。

  這天早上8點多下車時,一個小朋友突然在車上哭鬧,汪培培老師將其單獨帶離校車,送往所在班級。汪培培沒有再返回校車。而是由一個叫宣余歡的老師來車門旁接其他孩子,并負責關上車門。之后,兼任司機的楊臨叁將車停到停車位,熄火,鎖車門,離開。

  沒人發現,朱顏還在車上。

  和中國大部分城市一樣,8月的安慶悶熱難當,戶外氣溫高達30多度。這輛被鎖上車門的7人座面包車,相當于一個氧氣有限的密閉空間,在陽光直射下,車內溫度可逐步上升到40-50度。

  根據幼兒園園方的說法,8個小時后——下午4時許,再次登上校車的孩子們發現朱顏倒在車內第三排座位的地板上,渾身濕透沾滿泥巴。隨后120急救車趕到,將朱顏送往10多公里外的宜城醫院。據朱顏的大姑朱永紅回憶,醫院方面稱,朱顏送到時“心跳、呼吸已經全沒了”。

  宜城醫院的初步診斷為,朱顏在封閉而高溫的車內時間過長,“中暑后缺氧、脫水而導致死亡”。

  育才幼兒園在暑期中將大中小三個年級的幼兒40人混編在一起。人們猜測,這可能是朱顏遲遲未被發現的另一個原因。

  但陳慶紅不相信“空白8小時”的說法。她聽朱顏一位同班小朋友的爺爺轉述,“朱顏中午沒吃飯,西瓜也沒吃”,“躺在地上,拉她也不起來”,“小朋友們從她的身上踩過去”。

  那位爺爺的話讓陳慶紅產生一個猜測:幼兒園并不是8小時之后才發現女兒的,而是早就發現其有中暑跡象,卻沒有及時采取措施。

  一個3歲女童的校車之死

  另有一些線索也似乎說明事有蹊蹺。有部分家長反映,幼兒園當天提早半個小時放學,并且園長陳芬(楊臨叁的妻子)宣布即日起放假一個月,要求孩子們一個月后再來上學。

  “這難道不是他們(在放學前就)已經意識到出事了么?”陳慶紅問。

  根據自己搜集到的情況,陳慶紅拼出了另外一個故事——幼兒園方面在午飯前就發現了朱顏被落在校車內,并有中暑跡象。于是園方大量潑涼水幫助降溫,無效后,園方第一時間召集所有老師開會商量對策,其中之一就是立刻停止暑期班,以及提早半小時放學。

  陳慶紅覺得,根據園方的說法,無法解釋朱顏身上的泥巴。而在她推測的版本中,所有老師的突然缺位,使得不懂事的小朋友們從朱顏身上踩踏過去。直到議論妥當后,園方才撥打了120。

  但安慶市公安局發布的初步案情報告與園方描述一致,并不支持陳慶紅的推斷。警方在出事后封停了育才幼兒園,刑事拘留了2名涉案的幼兒園法定代表人楊臨叁和保育員汪培培,后由檢察院批準逮捕。

  幼兒園身世

  得知朱顏出事10個小時后,陳慶紅和丈夫第一次見到了宜秀區教育局的人。

  8月3日凌晨3點,在陳慶紅一再電話催促后,區教育局一位練姓副局長出現。陳慶紅記得他就說,這個幼兒園一切證照齊全,要找就找幼兒園,不關教育局什么事。

  這一表態,讓陳慶紅開始懷疑原本信任的一切。

  首先是教師汪培培。她發現,一直在校車上看護朱顏等孩子的汪培培其實并不具有幼師資格證,是無證上崗。

  宜秀區教育局在事發后提交的情況通報中稱,包括汪培培在內的3名老師是該園在今年桐城師范舉辦的就業推介會上引入的。至今,已成為嫌疑人的汪培培還是桐城師范學校的在校生,明年才畢業。

  根據《安徽省民辦幼兒園設置基本標準》規定,上崗教師必須持有幼兒師范學校(含職業中學幼教專業)畢業證書或幼兒園教師專業資格證書。而具有中等專業、職業學校師范教育類畢業及其以上學歷者才有資格申請這一證書。

  育才幼兒園和汪培培等人簽訂了為期兩年的合同,約定今年9月1日之前是實習期,月工資800元,之后轉為正式聘用,月工資1000元。事發時,汪培培上班還不滿一個月。

  宜秀區教育局教育科一位副科長的說法側面印證了管理上的漏洞。他確認,幼兒園除了申辦時必須提供教師的花名冊及相關證明,此后招聘新教師時同樣需要報主管教育局審核,年檢時也必須進行這項檢查。

  入學一個月之內,朱顏數度向陳慶紅提到老師打她。“寶寶一次次跟我說不要上這個幼兒園,這個幼兒園的老師不好,老師打她,可是我卻粗心都沒有往心里面去。”

  在中班就讀的小女孩宣銀銀,也指著自己的小肚子對記者說“老師打我”。宣銀銀的奶奶、61歲的朱玉貞在旁證明說,有一次孩子從幼兒園回來,頭上隆起一個包,去找老師理論,對方只說“下次注意”。

  進一步了解幼兒園之后,陳慶紅更為自責。

  朱顏所讀的育才幼兒園原本創辦于2004年,與相鄰的育才中學均系一位浙江商人投資。雖是民辦學校,但兩所學校在當地均口碑較好。

  此后育才幼兒園多次轉手,與中學脫鉤。現任法定代表人楊臨叁和園長陳芬系夫妻,他們倆接手后,于2009年5月申請正式設立現在這個幼兒園。

  宜秀區教育局一位黃姓局長8月12日晚在電話中對本報記者表示,育才幼兒園2009年5月才注冊,此前在教育部門沒有掛過號,所以無從管理,不清楚它之前產權轉手的具體情況。目前區教育局已封停了育才幼兒園,并已對之啟動行政處罰程序。

  宜秀區教育局的材料表明,2009年7月該園獲批設立的名稱是安慶市大橋育才幼兒園,而不是其宣稱的“育才雙語幼兒園”。“叫育才雙語幼兒園是違規宣傳。”教育局一位負責人承認。

  甚至陳慶紅還聽到一則未獲證實的傳言稱,“老板”楊臨叁與宜秀區教育局某位領導有親屬關系,“辦證什么的特別容易”。

  事后宜秀區教育局的態度也讓陳慶紅十分不滿。

  該教育局副局長在接受采訪時介紹,該局檢查時發現,育才幼兒園擬定了多套管理制度,比如接送幼兒方面,在全區率先實行接送卡和隨身記錄本制度,很有針對性和實用性。為此,區教育局曾對其安全管理制度進行表揚,并在全區幼兒園推廣。其甚至稱“宜秀區對幼兒園的辦學許可把關很嚴”。

  “天啊,我寶寶的命都沒有了,寶寶就慘死在你管轄的幼兒園里,是你的形象重要,還是我寶寶的命重要啊??”陳慶紅在微博中寫道。

  最終,宜秀區教委同意出面調解。

  在第一次談判中,區教委提出賠償10萬—13萬,賠償主體為育才幼兒園。但陳慶紅和丈夫不同意,提出賠償70萬。雙方的要求差距太大,未達成協議。

  8月9日第三次談判時,區教委口風突變,稱新聞發布會已經開過,教委和教育局都沒有責任,讓家屬自己去找幼兒園交涉。雙方一直談到凌晨三點多,不歡而散。

  最新消息是,雙方已經“折中”達成一個42萬的賠償協議。但這個數字沒有在當地官方對外發布中提及。

  城市化浪潮中的“黑幼兒園”困局

  陳慶紅搬到安慶來,是為了家庭。

  她原本是江西人,丈夫朱昌興是蘇崗村西塘組8隊的本地農民,從外地求學回來后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工作。嫁到安慶后,陳慶紅在一家汽車銷售公司做行政,倆人的戶口都落在城里。

  但作為家中惟一的兒子,朱昌興一直帶著妻女和母親住在一起。母親要伺弄家里的菜地,無暇照顧朱顏。“孩子沒人帶,才送到幼兒園”,陳慶紅無力的語氣中帶著痛悔。

  在育才幼兒園就讀的很多孩子,家里情況和朱家類似。西塘組8隊的薛大爺告訴記者,蘇崗村幾年前變成了社區,1100畝土地被征收,近1500農民失去土地,年輕一輩大多去城里甚至外地做工。

  安慶市的“雙百”城市建設計劃,已經加倍復制出更多的蘇崗社區。“雙百”即市區總人口100萬,城區總面積100平方公里。2007年4月,安慶市召開“雙百”城市建設動員大會,提出“東進為主、加速北擴、拓展西部、跨江協作”,打造區域性中心城市。

  在合肥沿江即將夢圓、蕪(湖)馬(鞍山)跨江勢在必行的大形勢下,這是安慶急起直追的緊迫之舉。但大片的農村直接轉為城市社區后,公共服務沒能快速跟上。在市郊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宜秀區,下轄2個街道5個鄉(鎮),總人口20多萬,只有1所公辦4所民辦共5所幼兒園;距蘇崗村最近的二甲醫院在10多公里之外。

  宜秀區教育局辦公室一位周姓工作人員表示,當地只是吃飯財政,教育經費只夠發工資,根本無力投入。政府鼓勵社會資本辦學,但前來申辦民營幼兒園的并不多。

  安慶市民辦幼兒園設置采用《安徽省民辦幼兒園設置基本標準》。該標準規定,農村幼兒園資產不少于10萬元,人均戶外公用活動場地面積不少于3平米,3個班以上的幼兒園應設立獨立的保健室,配備診視床等必要的器械。這對于很多社會資本而言可能“門檻”偏高。

  此外,安慶市的社會平均工資較低,最高的金融業也不到4萬元/年,幼兒園收費上不去,對資本也缺乏吸引力。

  實際需求的存在,催生了很多未經注冊的“黑”幼兒園。熟悉情況的當地媒體人士估計,僅宜秀區就不下十家。在楊臨叁夫妻接手之前,育才幼兒園也處于“地下”狀態。

  朱顏離去之后,育才幼兒園“洗白”之路也迅速終結。在被警方責令關閉后,兩輛校車中剩下的一輛孤零零地停在梧桐樹下。


報 名 此 課 程 / 咨 詢 相 關 信 息
【預約登門】 【網上咨詢】 【訂座試聽】 【現在報名】
課程名稱
3歲女童被關幼兒園校車8小時中暑死亡 教委稱無責任
真實姓名
* 性 別
聯系電話
* E-mail:
所在地區
 
咨詢內容

      

相關文章:

Copyright© 2011 www.ebfpie.tw 廣州教育在線 版權所有
中國·廣州
粵ICP備06023013號

广西快三开奖号码